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向京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动态】【展览预告】龙美首位女性艺术家个展!向京最大规模展将来上海

2017-12-13 09:10:53 来源:雅昌艺术网专稿作者:
A-A+

向京·没有人替我看到”海报

  导言:龙美术馆西岸馆将以“最大规模和首位女性艺术家”来迎接向京“没有人替我看到”个展。本次将于2017年12月16日举办的展览,是向京自1995年中央美院毕业之后规模最大的个展,也是龙美术馆首位女性艺术家大型个展,更是近年来首次艺术家使用龙美术馆三层的展览空间。

  龙美术馆西岸馆首次将一层、二层以及阶梯式主展厅结合举办一个展览,并首次修改展厅入口,在3600平方米空间中,向京可以完整呈现出其21年艺术历程中的100余件作品。

 

向京肖像照   摄影:范西

  本次将呈现向京的五个主线创作系列:

  “镜像”(1999-2002)

  “保持沉默”(2003-2005)

  “全裸”(2006-2008)

  “这个世界会好吗?”(2008-2011)

  “S”(2012-2016)以及一组名为 “我看到了幸福”(2002-2010)的架上尺寸作品。其中“我看到了幸福”在2016年首次亮相北京之后,本次更多作品将首次露面。

  雕塑对于向京而言】

  向京5岁左右便充分展现了艺术天赋。直到现在,有人问向京“为什么选雕塑作为媒介”,她回答:“这是命,中国有一句话,性格决定命运。”

  自1995年中央美院雕塑系毕业后,向京曾在上海生活了10年。在上海,从第一批青春情怀、童年记忆的小尺寸系列作品,到开始创作大尺幅雕塑,向京经历了一个创作高峰期,并确立了她独特的艺术语言。2009年回到北京,向京凭借“这个世界会好吗?”系列,让人看到一个渴求自我超越的当代艺术家的突破。

向京创作《礼物》中   2002

  365天都有工作的向京几乎在高强度的工作中度过,并以高产而著称。她说艺术家这个职业太自由,但她坚信没有无条件的自由,所以在2011年之前,向京会三年一次个展,为了不给自己退路,她会先把展览日期定下来,“到点儿交卷”。

  当所有人都认为她是成功的雕塑家,向京却在与米歇尔·康·阿克曼的对话中提到,“我要放弃雕塑特别容易,因为我根本就不是一个特别关注雕塑的人”。雕塑对于她的吸引力在于它太像真人,而向京对人很感兴趣,“它跟人如此接近,就像在面对一个真人一样,把它弄出来,那种感觉挺让我有快感的。”

向京创作《有限的上升》(“S”系列) 2016

  本次大型回顾展,向京并没有以阶段性雕塑为主的角度引入,而是以空间作为重要命题,打破时间线索,让观众足够与作品与空间进行互动。

  就如向京认为的,“观看”不仅是对外部的观看,同时也是对自我的审视。

  【“镜像”(1999-2002):首次创作的大尺幅雕塑】

“镜像”系列部分作品,2002

  “镜像”是向京首次创作的等人大尺寸的作品系列,这些面貌丰富的作品呈现出个体对抗外部世界的冲突。

  “镜像”系列被向京称为“漫长的青春期”,因为在创作中的视角完全是关于成长的主题。向京试图通过雕塑来看待人类的眼光,作品便是孩童向成人世界的转换过程。

  向京在这一系列中,拒绝了现实主义的创作手法,回归到了内在化的艺术表达上,也是为了强调个体观看世界的主观性:一方面,镜子折射出的事物形态并不是真实的事物;另一方面,“镜像”在这个时期无疑是艺术家自我观照的一个象征。

  【“保持沉默”(2003-2005):都是女性,连狗都是母狗】

“保持沉默”系列部分作品,2006-2008

  “保持沉默”系列借用了维特根斯坦著名的“对于所有不可说的,我们应该保持沉默”。向京认为,可说的是表象,那些实质在不可言说中存在。

  在“保持沉默”系列作品中,向京涉及了庞杂的主题,以及多种不同的雕塑语言,“处女系列”、“身体系列”是身份问题的初试,同时也开启了她日后作品的诸多线索。

《你呢?》 414×154×164cm 玻璃钢着色 2005

  当着一些系列雕塑陆续诞生之后,经提醒向京才发现雕塑主体全是女性。连当时创作的狗,都是母狗。

  这一发现让向京开启了关注女性身份问题的意识,但她不希望限定在“女性艺术家”狭隘的范围内,因为所有女性身体,对她来说不过是用来探讨人类的普遍状况的媒介。

  【“全裸”(2006-2008):终于可以放下“女性”主题了】

“全裸”系列部分作品,2006-2008

  向京认为到目前为止,“全裸”系列是其最完整和最成立的一批作品。这个系列向京有意识的针对女性身份、身体。在刻画女性形象时,也温和了很多。

  这一系列中雕塑身体的包容力非常强,就如向京强调的“我的作品不仅仅相关于女性,重点还是好奇人性的探究。”向京的雕塑人物世界近乎于单性,以单性世界的作品超越“性别”话题,而把探索的问题指向了人性本身,让这系列作品无论对于男性还是女性都是可以接受。

  作品中,向京厌倦了关注女性主题的身份定位,她觉得,在这批作品之后,对于性别的问题可以放下了。

《一百个人演奏你?还是一个人?》

140×80×80cm,130×50×65cm,140×54×70cm,135×46×75cm, 130×65×75cm,130×50×115cm,80×54×30cm

玻璃钢着色  2007

  “一百个人演奏你?还是一个人?”是向京2007年“全裸”系列的作品,试图探讨的主题是“关系”。这件作品既是“全裸”系列作品的总结,也是“全裸”系列作品的“文眼”。题名的灵感来自于里尔克《影象之书》(Das Buch Der Bilder)中第一部第二部分的“邻人”(Der Nachbar)之中的诗句。

《孔雀》 玻璃钢着色  2007

117×170×80cm  123×56×54cm

  【“这个世界会好吗?”(2008-2011):上海回北京之后的尝试】

“这个世界会好吗?”系列部分作品

2008-2011 

  借用了中国著名儒家学者梁漱溟的谈话录的名字“这个世界会好吗?”。系列作品中,向京拿掉了“第一人称"的创作,强调主体性,试图结构更具社会性的话题,描述人的处境。

  “这个世界会好吗?”系列是向京从上海回到北京之后的尝试转变,也是对向京来说意义非凡的一个系列。过去的创作中建构“主体性”占据了核心部分,在“这个世界会好吗?”中拆掉这些支点对于向京而言,意味着不得不面对更强的难度,也同时涉入到更具有普世价值的话题中去。

《异境——不损兽》 195×210×62cm

玻璃钢着色  2011  局部

  “这个世界会好吗?”系列中通过杂技和动物两个作品系列探讨人性的“处境”。杂技系列代隐喻人的社会属性,人在权力结构里,被关系、被结构的处境,各自需扮演好自己的角色;而动物系列隐喻着人的自然属性,那个充满本能和情感关照的的人性本质。可以说,杂技系列所隐喻的社会属性是人性外化的一面,而动物部分隐喻的自然属性是被社会身份遮蔽的内在性,那个人性真正的救赎。

《凡人——无限柱》 玻璃钢着色 2011 局部

465×120×120cm

  在作品创作过程中对当下处境的追问,向京已经给了自己一个答案,就是向内观,对内向世界的建构,可能确实是一种救世之道。

  【“S”(2012-2016):探讨欲望 开始尝试新的工作方式】

《善待我们的忧郁,它是一只忠实的大狗》局部   玻璃钢着色

166×192×64cm,188×53×34cm  2013-2016   

  “S”系列打破了向京三年一次个展的规律,耗费了五年才与观众见面。在这个漫长的创作时期内,她思考的问题是:我不再想要展现一个只和“我"有关的世界。从“S" 系列开始,向京更彻底地进入了新的工作方法。

《行嗔》(174×300×310cm,2013-2016)

《行形》(尺寸可变,2016)

《行舍》(173×600×42cm,2012)

  据介绍,在“S”里面有很多很多曲线,而这种曲线可以说是向远处无尽伸延,或者是螺旋上升的,所以变得很有意思,S与形状吻合。其次,如果S从符号学解释又有很多含义。同时可以做一些拼词游戏,随便加都可以变成其他的某种意思。

  向京在这一系列主要是为突出主体的欲望,欲望怎么样去找到它的主体,这个欲望是不依赖对象的存在显现的。向京希望通过“S”能引发观者对这些关系的开放式讨论。

《右侧》 2015-2016

217×81×18cm,207×58×19cm,176×50×18cm,193×57×41cm,160×79×34cm,118×74×35cm

  《右侧》是“S”系列中的一件作品。右臂的几个动作,可以看做是连续的带时间性的一只手臂的肖像。但它是个女人的肖像么?它显然不是。

  通过“S”向京想表达的是:“我们不知道灵魂是什么模样,我们只能附着在欲望的肉身上,如果我们把欲望从驱壳里掏出来,那会是什么结果?“S”或许是欲望的肖像。我一直试图在用雕塑这种完全物质化的形式去做一种精神性的存在。”

《一江春水向东流》组合后尺寸可变,2014-2016

103×86×170cm,110×290×128cm,138×170×113cm,98×70×70cm,92×90×95cm,96×65×90cm,140×68×192cm

 《一江春水向东流》局部  组合后尺寸可变  2014-2016

103×86×170cm,110×290×128cm,138×170×113cm,98×70×70cm,92×90×95cm,96×65×90cm,140×68×192cm,

  《一江春水向东流》也是“S”系列中的一组作品。作品中不同的组合、不同的人、不同的关系,包含协调的关系或不甚友好的关系,里面借用了很多时间交错的图像来源进行重新组合,来臆想性的社会关系。天真地想象拥有多元的新式关系的世界会更美好。

  【“我看到了幸福”(2002-2010):部分作品首次亮相】

“我看到了幸福”的架上尺寸作品,2002-2010 

  “我看到了幸福”系列中,向京一改近年来一直以大作品为主要创作背景和展览呈现方式,进行了一次全新的尝试。与原来的小作品在题材和形式上不同的是,以前基本上都是单件,“我看到了幸福”从构想到呈现都采用了“系列”的概念,如同连环画的长卷,在不同尺寸的作品构成中,形成了自身的叙事感。

  (文章中作品照片版权归属于向京工作室)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向京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