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向京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动态】【雅昌专稿】 在向京21年的精神花园中:你是否也看到了自己?

2017-12-15 22:44:45 来源:雅昌艺术网专稿作者:谢媛
A-A+

▲龙美术馆  “向京·没有人替我看到”展览现场©雅昌艺术网

  2017年12月15日,龙美术馆首位女性艺术家大型个展“向京·没有人替我看到”盛大揭幕,在向京创作生涯跨度逾20载的精彩作品中,龙美术馆“2017雕塑年”正式收官。

▲开幕现场 龙美术馆馆长王薇致辞

▲西岸集团副总经理干瑾致辞

▲美国著名艺术史家乔纳森·费恩伯格(Jonathan Fineberg)致辞

▲艺术家向京 致辞

▲龙美术馆  “向京·没有人替我看到”开幕式现场©雅昌艺术网

  本次展览是向京自1995年中央美院毕业之后规模最大的个展。展出艺术家向京的五个主线创作系列:“镜像”(1999-2002)、“保持沉默”(2003-2005)、“全裸”(2006-2008)、“这个世界会好吗?”(2008-2011)、“S”(2012-2016)以及一组名为 “我看到了幸福”(2002-2010)的架上尺寸作品,这也是向京2016年在北京举办个人回顾展之后,更多的作品在龙美术馆(西岸馆)的首次露面。

 

▲龙美术馆  “向京·没有人替我看到”展览现场©雅昌艺术网

展厅入口

  这一次,向京首次与建筑师一起工作,并第一次尝试将龙美术馆一层、二层以及阶梯式主展厅串联结合,并前所未有地修改展厅入口,构建她准备了21年的精神花园。

▲龙美术馆  “向京·没有人替我看到”展览现场©雅昌艺术网

重新打散作品时间的线索  进入向京21年的精神花园

  展览以“空间”作为重要命题,阶段性创作的文献脉络不再是观者进入作品的唯一路径。

  龙美术馆(西岸馆)富有挑战的巨大的清水混凝土伞拱空间,艺术家跨越21年的作品,如何结合?如何再次吸引我们的观看?

▲龙美术馆  “向京·没有人替我看到”展览现场©雅昌艺术网

龙美术馆 一层展厅 巨大的清水混凝土伞拱空间

▲龙美术馆  “向京·没有人替我看到”展览现场©雅昌艺术网

“这个世界会好吗?”系列

  被打破时间线索的作品,在全新的空间里与观者相遇,将观看的主体交付给每一位观者,观者的身体将会成为丈量艺术与空间的真切尺度。

 

▲龙美术馆  “向京·没有人替我看到”展览现场©雅昌艺术网

▲龙美术馆  “向京·没有人替我看到”展览现场©雅昌艺术网

“我看到幸福”系列 

▲龙美术馆  “向京·没有人替我看到”展览现场©雅昌艺术网

  向京认为,这种“观看”不仅是对外部的观看,同时也是对自我的审视。她期待艺术能够回归到属于不同观者的身体感知,回归到展览现场的魅力。这,正是向京反复强调的艺术“可感知性”——那在文本阐释之外的自足意义,这也是现场对于艺术自证的重要价值。

 

▲龙美术馆  “向京·没有人替我看到”展览现场©雅昌艺术网

“S”系列新作 追鱼

▲龙美术馆  “向京·没有人替我看到”展览现场©雅昌艺术网

全裸系列 寂静中心 

▲龙美术馆  “向京·没有人替我看到”展览现场©雅昌艺术网

“这个世界会好吗?”系列 异境——这个世界会好吗?龙美术馆馆藏

▲龙美术馆  “向京·没有人替我看到”展览现场©雅昌艺术网

“这个世界会好吗?”系列 异境——彼处

▲龙美术馆  “向京·没有人替我看到”展览现场©雅昌艺术网

“S”系列 芳香寸步

▲龙美术馆  “向京·没有人替我看到”展览现场©雅昌艺术网

“S”系列 自在

  艺术之镜,此刻映照出的,是观者的内在:对于每个人生命中的隐痛与欢愉,没有人可以替我们看到。

  毫无疑问,向京是中国当代艺术市场上最为成功的雕塑家之一,她早已功成名就。

 

▲龙美术馆  “向京·没有人替我看到”展览现场©雅昌艺术网

镜像 系列 

▲龙美术馆  “向京·没有人替我看到”展览现场©雅昌艺术网

下沉展厅中 “S”系列作品“一江春水向东流”与这个世界会好么”系列 凡人 串联在整个空间中

▲龙美术馆  “向京·没有人替我看到”展览现场©雅昌艺术网

“这个世界会好么”系列 凡人

  但21年的雕塑创作,她却形容自己常年无休的像“疯狗”一样的工作,她说自己是个有时间焦虑症的人,永远觉得时间不够用,永远闲不下来,甚至“闲”对她来说都是需要学习的。

 

 

▲龙美术馆  “向京·没有人替我看到”展览现场 二楼展厅 ©雅昌艺术网

妆粉 玻璃钢着色 118x202x120cm 2015-2016

▲龙美术馆  “向京·没有人替我看到”展览现场 二楼展厅 ©雅昌艺术网

▲龙美术馆  “向京·没有人替我看到”展览现场 二楼展厅 ©雅昌艺术网

▲龙美术馆  “向京·没有人替我看到”展览现场 二楼展厅 ©雅昌艺术网

向京 右侧  2015-2016 

  她说自己的创作不靠“灵感”:“一个人如果靠灵感来工作,它基本上就属于烟花,无非就是一个颜色不一样的烟火,烟花只能绚烂几下,你总要给自己一个坚持做下来的理由。”

  但有时候被人问到“坚持”创作的理由,她又觉得用“坚持”这词形容好像自己是忍着、很不愉快的样子:“我年轻的时候特讨厌别人给我指指点点,其实每个人做作品,都要找到充足的理由和动力,有足够深入的推进,才能够让你持续工作。”

  她说自己是一个“兴致勃勃的人性观察者”:“每个工作它肯定背后理由很充分、足够强大的理由能够导致你能把这么多的时间献给一件事情。这个问题就是足够大、足够强烈,让你觉得在里面琢磨,虽然痛苦,但是又觉得很带劲,很想去做,这个非常重要。”

▲龙美术馆  “向京·没有人替我看到”展览现场 二楼展厅 ©雅昌艺术网

向京全集同步首发

  展览开幕之际,向京21年的创作全集同步首发,带来与展览不同的阅读路径:全集包括作品集、文献集、作品集别册,其中文献集收录了数篇首次发表的评论及对谈文章,作者包括范景中、戴锦华、乔纳森·费恩伯格、米歇尔·康·阿克曼等。

  3600平方米的空间,21年艺术历程,100余件作品,不依靠高科技,打开你的身体,进入艺术,进入你能感到的不安,和安宁。“你们一定得来看,这是我这辈子做得最大的展览” 向京这样对朋友说。

 

向京 摄影:范西 

  展览之际,雅昌艺术网专访向京,一起同她聊一聊。

  观看:还原一个感性化的现场

  雅昌艺术网:先聊下这次展览主题“没有人替我看到”如何确定?

  向京:想找到一个题目能够涵盖这二十多年的工作也挺不容易,最后定的这个名字,它可能相对比较简单,但它一方面确实也是我长期以来工作的状态和艺术观。艺术对我来说确实是以个体为媒介去感知和感受,用这些体验、经验累积在一起,构成认知,转换成的艺术。

  雅昌艺术网:您如何解读这个主题?

  向京:这是一个自我塑造与自我建构,同时也是去建构属于自己的言说方式:一方面自我在这个过程当中不停被塑造、认知、转换与艺术表达,没有人替我看到,就是没有可替代的方式,只能依赖自己。我做了这么多展览,用各种方法,都是想要去还原我创作的某些想要言说的。我就像展览的另一个作者,或者是试图打造现场的一个人。在这个现场中,我把这些作品作为素材放进去,而所有意义的诞生需要观者主体的在场来实现。

  雅昌艺术网:“没有人替我看到”其实是一个双关语。

  向京:展览和我去年的方式有点不同,首先完全打乱原来特别严整、以时间呈现五大系列的划分,还原“感性化”的现场,让观者进入。如果你的个体能够在场,你真的在这个当中感受到了什么?这个展览有意思的有意义的地方才能诞生,这个时候也是“没有人替我看到”,“我”就是那个观者。

  雅昌艺术网:强调观者的在场与观看。

  向京:我特别希望把展览布展当成独立的工作,和创作不太一样的工作去琢磨。观者到现场的检验,艺术它还需要这个现场,还能打动人,能被感知,它是一个可感物。这是艺术的自证性。

  雅昌艺术网:龙美术馆的空间对您的挑战是什么?

  向京:龙美术馆是中国最好的美术馆之一,它的语言、质感、所有的设计可能都是让建筑更漂亮,但是对雕塑家来说,空间很吃作品,难度特别大,但我很愿意去做这个命题。我第一次跟建筑师合作去讨论这个空间怎么改造,建筑师给我提供了我自己特别喜欢的一个方案,其实是建立了一个空间路径。

  雅昌艺术网:展览重新改造了原有龙美术馆的展厅入口。

  向京:对我来说最难的就是龙美术馆的入口,它是非常反常规的美术馆进口的设计,一进门就是一个大敞开的空间,这个空间指向着无数的路径,而没有一个明确的方向,这给设计展览动线带来挑战。人在运动,动线要符合看展的身体属性,在运动当中,流动当中找到自己,不管是心理吸引的,还是视觉吸引的,它都找到吸引你的东西,然后再往前继续引导你身体的移动和引导你身体的感知,这是展览特别身体化的事实。动线其实也是一种心理提示,通过作品的含义给你带来一种心理呼应。所以怎样去做到空间给予身体能够移动的可能性,我最多都在想这些问题,建筑师帮助我能够修改建筑开始给我造成的那种困惑。

  雅昌艺术网:在这个展览中,观者也成为作品的一部分。

  向京:作品到展览这一环节它就是一个开放状态,敞开接纳,作品真正的一个意义更多的是观者反馈给予的。所以我想还原展览中这种感性成分,我经常站在展厅想象一个人在那,另外一个人在看我展览的时候,他会怎么想?他会觉得哪些东西有意思?

 

▲《凡人——无限柱》,465×120×120cm,玻璃钢着色,2011,局部(“这个世界会好吗?”系列)

图片来源 向京工作室 龙美术馆馆藏

▲《异境——不损兽》,195×210×62cm,玻璃钢着色,2011,局部(“这个世界会好吗?”系列)

图片来源 向京工作室

  人性观察:从个体到世界

  雅昌艺术网:本次展览是你自1995年中央美院毕业之后规模最大的个展,如何总结这20多年自己的作品?

  向京:我的作品里始终如一就是对人性的关注,我始终还是试图想要去揭示这个东西。通过艺术能够把问题给提出来,但我从来也不觉得艺术它有可能会解决什么事情。但确实是因为问题本身给我带来了很强的想要去表达和面对它的动力,我一直也是带着非常多的问题去推动我的创作。比如“我为什么存在”、“人和人性”……这些让我觉得太有兴趣,太想做,一时半会又没有特别找到比雕塑更有效的办法,或者让我觉得更自信的办法去做,所以我一直持续用雕塑做。

  雅昌艺术网:五大系列作品的创作主线是对于人性的观察,回到新作S系列,可能作品从最初的人到无性、到动物,包括蛇,这些外形上的变化,是不是也是一种思考的过程?

  向京:它是不停深化的过程。一开始的时候切入问题我还是有一个与自我相关的入口,每个生命最开始的时候其实都是这样的,一开始你跟世界发生关系,你很难去一下子抽象地处理关于这个世界的概念,很多问题可能跟你切身的经验相关。所以早期的系列,都和自我的问题相关,一方面我一定要完成自我建构的漫长过程,另一方面在这种经历中,才能找到个体和世界的一种关系。

  雅昌艺术网:从个体到世界关系。

  向京:在这之后我很主要的工作就是拆除单一的个体视角,想办法有效地面对那些我真正感兴趣的问题。一方面是问题的深入和细化,另一方面其实是创作语言上的磨炼。包括怎么去找到语法、修辞。在S系列里面其实我做了好多类似这样的工作,怎么样去做艺术语言上的建构。我自己长期比较喜欢文学、电影,我的创作也多是在其中找到营养,我也在做这样的结合与尝试,至少让大家觉得雕塑没有那么单一,很多问题的呈现也可以有很多可能性。

 

  抑郁:是欲望的反面

  雅昌艺术网:S系列也是第一次在上海展出,有一些具体的蛇的形象,这形象意味着什么?

  向京:我就是一个隐喻狂,隐喻在西方的文学里是很常用的一个方法,但它在今天的文化系统里失效了,但我又特别喜欢这种方式,我觉得特别有意思,所以我看似在做蛇,它也不是蛇,大象又不是大象,马又不是马,人家都说你到底想做什么?我其实还是想做人,做人性。

  雅昌艺术网:你说自己是一个人性观察者,如果说S系列一种隐喻,隐喻的是否是欲望?

  向京:我确实很喜欢观察。整个S系列其实都和欲望有关系,欲望有很多面,它是一个“生”的概念,是和我们“活着”有关,没有欲望如何去生?生活是在欲望的驱动下,你对所有事情的好奇心,对所有美好情感的唤起,都是欲望。我是属于对生死这件事认知特别有障碍的人,我不觉得人是天生有理由活着的存在,可能大多数人都觉得我活着就是活着了,可以特别享受每一天,而我总是需要找到理由才能缓解,从很小开始就有这种问题。

  雅昌艺术网:从小就困惑人为什么而活着。

  向京:碰巧我是个艺术家,我可能在艺术里面想法去解决这个问题,我所有的创作就从自己的困惑里出发。那个时候不懂死,只是对生这事很困扰,后来我发现生跟死其实是一件事,它就像一个事情的正反两面。所以欲望也是在回应我这长期以来感兴趣的话题,各种欲望包括权力、情欲、虚荣心等等,这些都和你的生命能量有关系,没有这种欲望,你没有办法顺当地绽放。

▲《善待我们的忧郁,它是一只忠实的大狗》

166×192×64cm,188×53×34cm,玻璃钢着色,2013-2016,“S”系列

  雅昌艺术网:你自己如何面对欲望?

  向京: S系列里面还做了一个关于抑郁的作品,我觉得抑郁就是欲望的反面。欲望上升,抑郁就会下降,抑郁上升欲望就会下降。整个S系列都是在讲现代性以后的人性的种种困惑和问题,与此同时我们的个体也遭遇了非常多的冲突、矛盾和困扰,我们的欲望总是被不停地放大,但抑郁也会时常出现在我们的意识和生活里面。我们学习去隐藏它,好像它其实是不存在的。我有一件作品的名字叫《善待我们的忧郁,它是一只忠实的大狗》,它是一个始终陪伴着你的忠实的狗,你就好好的善待它,你知道它永远不会散去。

  雅昌艺术网:为什么是现代性以后的人性?

  向京:人性安全感都是在现代性以后出现的问题,过往的神性时期,它有一个更高级的系统在那俯瞰着你,对于人性是有指引的。现在人即使有信仰也未必没有人性的困惑,因为这个世界都是人的世界,或者现在社会是人的神学。它会导致不靠谱的人性,人性就在这种社会秩序中掩盖的,我们一方面被规训,一方面就是我们的问题也出在这,这在艺术里是一个无穷的主题。

  雅昌艺术网:你有没有信仰?

  向京:我没有宗教信仰,我觉得在这个时代不太容易有信仰,找到一个现成系统去依托。或者说我自以为是有一个存在感的人,所有的一切只能自己去承受。

  雅昌艺术网:从事雕塑这么多年时间,有想过尝试其它材质?

  向京:我对材质很迟钝,基本用玻璃钢用了很多年,因为玻璃钢它太没属性,太没有性格,随便都可以怎么塑造它。我上色的方法也很多,玻璃钢的材料怎么弄都行。我会有欲望换媒介,但换不换首先是有没有缘分去做其他媒介,你有没有才能去做其他东西。

  雅昌艺术网:谢谢!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向京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