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向京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动态】 向京:在这个时代要不停“与世界交媾” 向京全集首发式在京举行

2017-12-24 20:45:40 来源:中国美术报作者:
A-A+

  

向京与乔纳森·费恩伯格

  在这个风云变幻的时代,向京以她艺术家的身份,对抗时代的虚无主义。面对当下的当代艺术,她从未停止过思考。时代总是被各种潮流裹狭而来,激荡、疑惑、亢奋、对抗等等,不断发生的问题层出不群。个人主义与时代的群体性叙事又迷雾重重,如何在遮蔽的历史中,找到一个个答案,艺术如何在时代中赋予新的生命?在纷繁复杂的今天,艺术如何彰显当代的社会价值?

  

历时二年时间创作完成《向京》全集

  2017年12月19日,艺术家向京携新书《向京》全集,与美国著名艺术史家、美国费城艺术大学教授乔纳森·费恩伯格(Jonathan Fineberg)在北京单向空间讲座现场举办首发仪式。这本书是对向京二十余载创作的集中呈现,这也是向京在上海龙美术馆大型个展之后第一场新书发布会。向京是一个内向性世界展开的艺术家,这是向京的世界,也是一个时代个人经验的世界,介入公共知识领域,向京是一个很纯粹的存在。

  一个时代与他的焦虑

  让艺术产生新的无知是一种进步

  一个身材单薄、习惯了乌黑的卷发,一件简单棉麻色调的衣服款式,这是向京在任何活动现场的闪亮登场。向京从小出身在一个精英知识分子家庭,从小她就对文学、艺术非常的热爱。最熟悉的场景,就是家里经常有一些文学圈、电影圈的朋友,围坐在一起,高谈阔论。也许是从小在这样的环境中熏陶长大,他对人性的观察,譬如欲望、迷惑、忧伤、狰狞等等,可谓是事无巨细。在大部分的时间当中,向京把工作都用在雕塑上,而他的雕塑也是她内心中的一种投射。

  在活动现场,向京谈到最多的是不安全感,以及对时代的焦虑。正如纳森·费恩伯格说起1960年代的经验,那是一个值得怀念的年代。狄更斯在《双城记》说,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今天的时代,与那个时代有着一种很相似的背景,也是大规模消费和娱乐,信仰危机加剧的年代。而向京的雕塑,却反映了一个时代中的内心表达。正在向京在活动中谈到,时代的不安宁,灵魂的不安宁,其实是一种社会的状态,而雕塑成为这种现实不彻底的一种表达动力,可以说向京的表达,正是对那个年代运动的一种致敬。

  纳森·费恩伯格说,艺术家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有着对时代的敏感,一次次在内心中提出问题,然后在作品中表达出来,于是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环环相扣,解决一个问题,就会发现新的一种改变,格局变了,理解的世界也就随之改变。所以,艺术家一直在追求一种稳定的解决之道,也许这就是他们创作理想作品中的一种动力。

  我们童年的回忆,其实一直都在我们的身边,我们如今做的很多的事都是在重新组织我们的童年,去试图理解当下的一些生活,本身这就是一种焦虑的过程,喜欢一件作品,就跟喜欢一个人一样,你试图让他进入你的心中,而且是一个非常私密的事,甚至有些时候,这个过程会让你非常混乱,没有节奏,但是带来的回报却是让你可以重新定义自身与这个世界的关系。而每一次的定义,都会让你产生新的无知,这才是一次有意义的进步。

  向京与她的雕塑启蒙

  在一种对时代陌生感、不安感中创作

  1995年,向京大学毕业才创作了一批的雕塑作品。她在回顾二十一年的创作历程,其实是一种封闭式的内化创作,雕塑作为一种复杂、多工序、缓慢的一种有挑战性的工作媒介,本身就是一种对一切创作的失效,是否认为它只是一种长时间表达一种观点,在时间上赶不上其它媒介的进度,譬如,油画、中国画、装置等等,这就是一种时间的限制。这在向京毕业之后,就强烈的感受到这样一种媒介的特性。她有一句话,时常挂在嘴边,人生就是充满了限制,雕塑也是一样。

  每一件作品,在向京创作历程中,被摆放在她的工作室、展览厅、以及各地各种公共场所,其实对她来讲,都是一种对时间的对抗,虽然有时候他被时间很清晰的划分了创作年代、创作背景及故事,但是同时它被这些作品也固化了,所以很多时候你却总是对自己这么多年,在创作上的一种无法确定性所困惑,这其实是最大的无知。向京这一段的创作生涯,在她看来,其实是一种时代变幻中虚无的对抗,对抗陌生带来的精神启蒙。非常相似的是1960年代的美国,女权运动、嬉皮士、垮掉的一代等等。其实这一系列的改变,让向京有了一种“心与物之争”,一直以反省的姿态观照内心。自我经验,本身就是一次背对潮流的一种进步,有这样一种进步的意识,就不是一种无意义的消耗。

  向京也讲道,其实她在雕塑中一直在寻找一种恒定的状态,一种对时代陌生感、不安感中变化的各种情状。在近一年的时间中,向京没有进行过雕塑,而是把全部的经历放在《向京》全集的筹备与出版当中,而在龙美术馆的向京个展,也让他在一段时间内能思考什么样的雕塑才是自己真正想要表达的,而不是重复、消耗没有意义的表达。《向京》全集的出版,其实是跟他雕塑完全不一样的一种行业特征,与很多的作者整理、翻译、拍摄图片,近三十万字的过往文献资料。用向京的话讲,就是重新换了一个大脑,重新梳理与咀嚼一遍自己的创作生涯,也是值得怀念的一段经历。

  《向京》全集,也算是向京的命运使然。她说,她是一个宿命论者,在一个时间段就停下来,做起了另一件事,算是上天的安排。

  石皓:简单介绍一下这部文集大概什么样内容情况?

  向京:每年在准备个展之前,都会做一本相关的书籍画册,但是在去年以后,发现要把这些内容跟展览聚合在一起,其实是完全不一样的工作属性,脉络、思维方式、工作流程都是不一样的路径。这本文集断断续续至少花了有二年时间,最集中的工作主要集中在今年,还请了大量的作者,中英文双语布局。其中涉及到文献时间跨度很长,其中有大量的文字质量、翻译,良莠不齐,有很大的差异,选择编辑,因此成为一个特别专业的工作。

  石皓:您讲个人焦虑、社会焦虑,你目前对自己的真实处境与态度是什么?

  向京:我在这种焦虑的变化当中,找到一种自我相信的动力,这是我创作以来的一个线索。我的作品不时髦,跟浪潮没有什么关系,但是我试图在找生命最本质的问题。其实艺术家创作不仅限于满足自己的一个表达。他必须构成一个共同经验,和一个共存的状态才真正有效。在一个语境中,所有的言说,未见得能发出声音,不是所有的言说都有效果。真正能发出声音,是因为涉及到共同话题。目前工作的困惑是什么,我们目前的语言能否对应,一直在延续生命恒定的状态。其实观点、真理是不太完全能对应我们现在发生的很多变化,对本质的认识,不见得能持续成立。这个时候你就发现,你必须重新组织语言,其实都是语言的问题。

  西方知识分子走在虚语这个状态,也是这个问题。当你还在谈自由平等时,当恐怖主义出现的时候,你的自由博爱,从哪儿去讲,谁是正义的,谁是受害者,新事情的发生,让你不得不去面对,之前所讲的一切突然变成陈词烂调,成为了一些失意、陈腐的语言。面对我们新产生的问题,他依然看似有真理性,闪闪发光,但是在我看来他就是陈腐,让人生厌。从某种角度来讲,我如果还那样的工作的话,也许能平缓发展,但是就会变得不真切,反映不真实。

  石皓:虚无主义,成为你创作的动力,在这种沉陷的精神中间不是矛盾的吗?

  向京:其实,我是不接受虚无主义的,它其实就像是反物质一样。它是最大的黑暗,黑洞,所以我不愿意被他吸进去。我做了二十年的雕塑,不想让人认为你的东西毫无意义。虚无主义,给了我了一个反作用力,他构成了我行动的动力与动机,我要那个强大的黑暗吸力中拔出来。所以,这种反作用构成了我对工作的积极与动力。

  石皓:你小时候是一个很乖的孩子吗?你雕塑表达的经验是什么时候形成的?

  向京:我上学的时候不是一个很乖的孩子,经验肯定会构成一个特别容易的“柺棍”,构成个体经验,但是所有的个体经验都会面对共同经验、共同话题才能有效,才能发声,否则就会构成一种资料,我最讨厌资料。

  石皓:在这个时代,你觉得自由吗?

  向京:自由,我最不喜欢这个词汇,在我看来自由就是限制,理解限制,才能理解自由。所有的自由都是有条件的自由。我记得在一本小册子上看过一句话,所有局部的自由都是在整体不自由的前提下。

  石皓:在你的雕塑中,这种内向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向京:所有的艺术都是一个漫长的内化过程,他们必须在一个足够内化的世界中产生。当我的作品生成以后,他转化在观者的经验中,我希望他能构成一个内化的过程。我所说的“自我投射”,其实也是一个自我内化的过程,如何能看清楚自我,其实才是真正获得自我认知的过程。

  其实我非常希望在讲座、沙龙中去构建内化空间。平时你不会讲,我是谁,我在那儿,这样会给人一种精神病的感觉,但是在艺术中这些都是构成人类文明终结、永恒的命题。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向京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