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向京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动态】向京:没有人替我看到,也无需阐释

2018-01-30 18:07:01 来源:网易新闻作者:
A-A+

  试图阐释向京的作品是有点徒劳的,因为无法复制面对面看到对方的感动。但这也正是让人着迷的地方,就是它的不可言说性,与其被划分到艺术作品,不如说与诗或小说相仿,只能你听到或者读到,才能充分感受“语言”的迷人。

  

  于2017年12月16日开始在上海龙美术馆西岸馆展出的向京个展《没有人替我看到》被媒体报道为艺术家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展览。此前提出不再进行雕塑创作的向京,对这次回顾展非常重视,连续几周,每个周末都可以在展馆看到她的身影,有时候是在接受采访,有时候在检查雕塑作品,有时候带朋友来参观。而基本上整个龙美术馆西岸馆,变成了迷宫般的花园,观众在行走和观看中,第一次发现内部空间都被“填满”了,那些空隙正是一个个角色呼吸的空气,它们跟你同处一个时空之中。

  “我”就是一个闯入者,毫不知情地跟它们相遇——以一种近乎腼腆而毫不羞怯的面容和体态静静观察着我,而我也如是,静静地观察着它们。性别符号是明显的,但并不是女权主义那种喧嚣呐喊,它们自有安静的姿态,水茫茫的眼睛,在无声中达成一种共谋。无需赘言这些作品只能出自女性,悲悯而早熟的女性,懂得慈悲的女性,她对这个世界的指责,都是带有内在性的,自然拥有情意绵绵的力量。那些裸露的身体和有关性的大胆的举动,没有丝毫挑衅的味道,隐约的不安和困惑,也被一种镇定所安抚,巨大的雕塑引发的诡异和无理,被观看过程本身所逐渐消解。

  “她们”,好像在说,不管怎么样,我们都在这里。

  

  向京可以说是中国现当代最为有名的女性雕塑家,不过我想这个称谓不会为她本人所欣赏和喜欢。向京生长在一个具有艺术背景的家庭,接触绘画非常早,也很快走向一条艺术道路。误打误撞进入雕塑系,1995年美院毕业与另外三位女性艺术家自发举办“三月四人展”,此后20多年,使用雕塑的艺术语言,完成了非常丰富而形态各异的作品,它们被归为不同的系列,每一个系列都有一个内在的语汇和方法。在这次的展览中,6个系列的作品被打散,重新沿着一条规划好的空间路径排布,好像讲一个新的故事,看似时间线的混乱,正好打破你对时间顺序的惯性,不去赋予固定的路径本身,让观看行为变得似乎无法言说。

  不知道为什么,向京有一种很强的亲和力。从20岁到40岁,她一直是美的,有点像民国剧的女主角,一袭布艺,简单大方,眼睛里带水,做事有分寸那种。现实中,向京则简单爽快,她衣品极好,舒适随性,因为瘦,更添潇洒。很难想象她的疯狂的青春,那是她反复提到的美院附中的几年,好像舞会、流行音乐、打架、谈恋爱这些事情都在此时与荷尔蒙同时达到最高点,然后就是结婚、工作、搬家、创作、办展,生活总体归于平淡,她部分地认为是雕塑这种艺术形式的结果,激情不能瞬间爆发,只能在手的动作下慢慢成形,融入最后作品的性格。从泥塑,到开模,最后上色,需要一遍遍的过程,花掉几个月时间,只有最后上色的部分,有一种当下的即兴,好像一切准备就绪了,点上眼睛,物体拥有生命。

  

  (二)

  入口是一个刻意区隔开的狭长走道,开篇不可避免地看到《S》系列(2012-2016),它无疑是艺术家最为看重的着重符号,也是时间上最新的作品,这个名字是著名策展人朱朱起的,归纳一种曲线和抽象意味。对于整个展览作品而言,这一组最抽离现实主义的风格,那著名的《S》女人体呈现出一种完整而又破碎的状态,而《有限的上升》则用修长的身躯模拟圣徒的受难姿势,好像在说,你准备好了吗?

  最早期的作品在展览路径的前半段中途出现,十几个小体量的雕塑作品被归在《我看到了幸福》(2002-2010),这也是向京在2011年出版的书籍名字,来自崔健的一首歌:“那天是你用一块红布,蒙住我双眼也蒙住了天,你问我看见了什么,我说我看见了幸福。”对于向京,此言不虚,然而幸福究竟是什么,可能每个时代,每个人,理解都不相同。

  在这本书里,向京讲述了童年的一些片段往事,艺术创作的一些故事,还有几篇小说。令人惊讶的是,向京的文字极富才情,极其敏感,她可以把握住瞬间的细微变化,并且用细腻而准确的语言长篇描述出来,这一系列的几件作品,正好是她的小说的原型,我不知道两种方式谁先谁后,但是也许向京应该继续创作小说,让封锁的细微的情绪都一一释放出来。

  

  于2006年到2008年创作的《全裸》也许是向京最为重要的作品,这一部分挤压了小体量的早期作品,像宣言一样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态度。为了平衡这种过于明显的身体话题,在同一个空间里,我们看到后期创作的《这个世界会好吗》(2012-2016)中的动物系列雕塑,后者散落在一层空间,时不时用温柔无害的眼神看你,一种柔情,去除性别、身体、裸露、青春期等包含的锋利。

  展览中有一个小空间可以看出艺术家对于何为私密的真正感受。在此之前,经过了公共空间围坐一圈的女性裸体群像《一百个人演奏你?还是一个人》,进入到一个相较私密的空间,2.7米的《你的身体》就在尽头处,之后才进入到这个全是镜面的小空间,里面有两件作品《寂静中心》和《我22岁了,还没有月经》。

  《寂静中心》是一个轻闭双眼微微垂汗的少女,她正在遮挡和探索身体私处。而《我22岁了,还没有月经》则是很少见的以真实人物为原型的作品。对于女性来说,至少对于大部分女性,裸露本身并不是最让人紧张的私密性情节,自我认知、判断和感受,从生理上到心理上的进化,和其中经历的种种,才是不可告人难以分享的秘密。这种心照不宣的共谋,在此刻生出最大的感动。

  从一楼空间进一步上二楼或者到地下一层再折返,全凭你的直觉。如果选择上楼,如同我,你会迎面撞上向京最开始尝试身体题材的系列《保持沉默》(2003-2005),在一楼敞开心扉之后,好像悠然见到了一副女性众生相。而向京也再次回归到自我身份的探讨。这一系列具体清晰的人像背后,对应着一些小说情节和故事,每一个形象,都是一个有故事的角色,她此时正在经历着一种表面纹丝不动的内在波澜。

  如果选择下楼,你将马上相会神情怪异夸张的人物系列《镜像》(1999-2002),这在向京的作品里显得有些不同,它们的场景性也非常明显,小品属性从小体量作品跨越到大体量的象征性表述,归于探索。在此后,地下挑高空间展出了那夸张而唯美的杂技系列,它们属于《这个世界会好吗》。这些女性展现了一种属于青春和身体的奇观。那些看似有可能的举动,其实完全不合理,相反的描述正是杂技给人的印象。当从私密性直接过渡到社会层面,关系变得公式化和扭曲,与同一空间的《一江春水向东流》一起,地下一层聚集了所有怪诞和超现实。

  如果展览有结束,那可能是《S》系列的关于蛇的作品,蛇代表变化,也是一种无限隐喻的象征。

  

  (三)

  向京喜欢用广义的文学作品为自己作品命名,而语言——尤其是从诗歌、访谈录、哲学著作中摘出的片段,带有迷宫一般的寓意,虽然有时显得过于夸张而令人不解,但是向京绝对是命名高手。比如说,《凡人》系列对应杂技中扭曲的社会角色,《这个世界会好吗》直接向历史和未来发问,《唯不安者得安宁》非常具有思辨性。而这一次展览,看似一句大白话,它来自弟弟向华的诗歌《没有人替我看到》,好像一次深情的总结。

  没有人替我看到

  没有风捡拾飞鸟与尖叫

  ……

  我用完我看到的一切

  再也不会闭上眼睛。

  没有人替我看到,所以邀请每个人来看这些作品,而没有人替我看到,所以每个“我”的感受和理解都只对我生效,不可阐释,不可复制。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向京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