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向京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动态】喻红VS向京:从青春期出走的她们

2018-02-08 16:10:34 来源:朱凡作者:
A-A+

YT CREATIVE MEDIA——喻红对谈向京

  一位是从在现实和个体的交映下“目击成长”的绘画艺术家,一位是带着不安感对于现代性下人性保持追问的雕塑艺术家,“人性”是她们共同关注的主题。从二维平面到三维空间,两位女性艺术家,都从各自的青春期出走,多年来坚持着个体创作。

艺术家喻红&向京,摄影及版权:YT

  或许,连笔者都未曾想到,这竟是喻红向京两位艺术家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对谈。

对谈现场,喻红工作室,摄影及版权:YT

  青年时代,什么在发生?

喻红和她的《大卫像》

  上世纪80年代,正是中国文化复兴的黄金年代,经历了长期封闭后的开放,时时刻刻感受到涌动。

喻红-1993年 27岁和刘小东在纽约结婚

  喻红在十八岁考入中央美院,她用“傻乎乎”形容那时的自己。因为上学时比同龄人都小,跟在师兄师姐后面跑成了她的状态,但这并不影响她在创作上的思考。

  大学一年级的第一张素描习作《大卫》便刊登上全国高校美术教材的封面,被公认为“中央美院史上最好的大卫像”。喻红回忆说,大卫是米开朗琪罗的代表作,有体积感和美感,有整体又有细节,是比较难的课题,也是美院的必修课。她画《大卫》很投入,总共画了4个星期。后来,也正是这幅《大卫》让18岁的喻红名声大震。

喻红“目击成长”系列

  在喻红看来,上美院附中时就已经面对了改革开放下的各种思潮,那种冲击特别大,反而上了大学之后,最初的冲击褪去,进入个体的思考。

  上大学之后,她反而挺安静的,开始画画了,明白自己要把画画这件事做好。

  “从附中到大学其实就是一个打开自己的过程,知道世界是瞬息万变的。中国从70年代那种封闭状态到了80年代各种文化思潮的涌入,这种无限的可能性其实对年轻人来说是非常受激发的,每一个人都觉得有无限能量要释放。”

喻红工作室,摄影及版权:YT

  向京喻红的轨迹相似,又有不同。她16岁进入中央美院附中,在附中的四年可以说一段最疯癫的时间,向京自己说,那时的自己“某种角度度过了一个健康的青春期”。在对谈中,两位女性艺术家甚至分享了她们在不同时间穿越的同一条防空洞地道。

艺术家向京在对谈现场,摄影及版权:YT

  那时讲究一个词,“先锋”,先锋音乐、电影。

  中央美术学院附中的地理位置特别好,离美院两站路,就在美术馆旁边,离中戏三站路。这种环境建立了一种特殊的场域感。

  那时的学院就如同真正意义上的象牙塔,大学教育不自觉地带有了一种精英意识的灌输。

  向京回忆道,那时的美院附中宿舍,挨着隆福寺商业街,一窗之隔,楼下就是流行文化,放的都是张蔷。年少时的自己甚至对于流行文化的浪潮显得有些排斥。

向京龙美术馆个展现场,摄影及版权:YT

  建立在青春期视角的观看

  无独有偶,喻红向京的创作发端,都经历了从青春期出发的经验,同时有着从自身视角的观看。

艺术家喻红,摄影及版权:YT

  在那时,青春强烈的焦虑和焦灼感投射在她们身上,不知道人生的方向是什么,不知道未来的路怎么走。

  喻红大学毕业第一个系列就是关于“女性”,创作了一批女性肖像,记录的就是喻红身边同龄的朋友、同学。后来她开始创作《目击成长》系列,更多的是关于女性身份,艺术家与孩子两代人的成长,投射在国家文化、政治、社会的大背景下。通过绘画与新闻素材的并置,喻红用绘画讲述个人的成长和国家之间的关系。

向京在龙美术馆个展现场,摄影及版权:YT

  这种焦虑也体现在向京的创作之中。对向京而言,第一批创作,就是在她的毕业前夕。

  “理想是当艺术家,但什么是当艺术家?当时就是处于莫名的惶恐。”

  面对毕业时学院精英主义的教育和自我内心的落差,1993年,向京喻红的妹妹喻高、还有其他几个同学一起举办了“三月四人展”。自我组织的展览是契机,也是压力与动力。向京将作为一个个体对于生命的在二十多岁节点之上的丰富经验转化,完成了自己第一批创作。她用单个少女形象记录着不同的瞬间,或执酒杯若有所思,或以优美的体态跳入水中,尺寸不大,手工上色的创作方式也是从那时起便出现在其创作之中。

  在对谈中,向京不由得感叹,“好漫长的一个青春期啊!”

向京在其工作室完成一次“有限上升”,摄影及版权:YT

  对宏大叙事的逃离

  彼时,中央美术学院的学院教育也是沿用了苏派的艺术教育体系。这种与革命性表述相关的宏大叙事,和社会变革的对撞,明显产生了断裂。面对这种断层,喻红向京不由而同地进入与身体体验更为密切的个体经验中,寻找创作的根源。

喻红 《游园惊梦》中的“水中捞月”和“盲人摸象”

  在回忆最初的创作时,喻红表示,自己表达和同龄人焦虑时其实涵盖了两部分。一部分是青春彷徨,另外一部分是对宏大叙事的排斥。总觉得那些非常主流的关于异域的想象、乡土文化、八五新潮、政治关键,离她都太过遥远,没有直接关系。回到绘画本身,喻红还是选择去画和自己有关联、有感觉的人。

喻红《天井》

  “我的创作一方面来自非常具体的人,个体在面对各种非常具体的问题时产生的焦虑、彷徨;另一种是普遍的每一个人都面对的问题。这两种不断在交流提,个体性与普遍性的交替。”喻红谈到。

向京在作品前,摄影及版权:YT

  “我其实很讨厌带群划分,有些艺术家确实有着和时间相关的线索特征,喻红也曾被归于‘新生代’绘画之中,”向京在聊到对彼时宏大叙事审美样式流行时谈到。“那时老师们都是留苏回来的,课程命题也都是纪念性雕塑、纪念人物,这些都会带来很大排斥性。自己没有基本的情感认同。当我开始投入创作时,很本能地从青春期找到自己的脉络。”

  个体视角的同与异

  相同的时代背景或许给了喻红向京,相同的发端。

喻红 记忆盒

  一是绘画,一是雕塑,两位艺术家都选择了延续学院教育给予她们的对于形体的描述技巧,但却又生成了迥然不同的观看视角。

喻红在工作室,摄影及版权:YT

  在喻红的绘画之中,视角的抽离,从外部的观看一直延续。回忆读央美附中的时候,喻红至今清晰地记得贺友直老先生在课上的分享。“贺老先生画了一个连环画,十几页都是关于几个人在房间里开会的场景,几个角色用不同的视角反复地画,用他当时的话来讲,就是需要有一个‘灵魂出窍’的视角。当时我听到这个词印象特别深。”这一视角,也恰恰提示了喻红,在她之后的创作中,一种抽离的看世界的方式延续至今。

喻红工作室一角,摄影及版权:YT

  向京在雕塑之中,则经历了体量的放大和视觉中心的重塑,在对于人物的讲述过程中,向京有意识地将雕塑人物的眼部放大,形成富有其特征的表现手法。这种特写,同时加强了观者在观看过程中的视线引导,完成了一次又一次的对视。

向京早期作品局部,摄影及版权:YT

  如何面对创作中局限性?

  绘画,抑或雕塑,都是有着悠久传统的艺术语言。两位艺术家,也同样在创作轨迹中,面对着与媒介局限性的一次又一次的博弈,突破与挣扎。

喻红在其林冠艺术中心展览现场,摄影及版权:YT

  2017年年末,喻红在林冠艺术中心展出其VR作品展,她和来自哥本哈根的科拉当代合作,用一段7分47秒的时间,讲述了一个女人的一生。作品以《她曾经来过》为题,以女性个体的出生、童年、中年、老年与当下、文革、古代、远古四个不同的时代的两条时间线索相遇。

喻红 《她曾经来过》手稿

  “一开始我是从画家的角度去思考如何营造关于一个女性的人生不同阶段的空间。我画的每一个场景都是我感兴趣的:生产是我经历过的;文革是我的童年;明代的家具我一直很感兴趣;红山文化的玉和墓葬都十分吸引我。终于有一个机会将我所有喜欢的东西都汇聚在一起,同时让我看到了绘画的局限性也找到了绘画新的可能性。VR作品这四个瞬间也是我对世界的观察,对我来说是挑战也是一种创作上的延伸与拓展,但是这个并不是简单的是在一个媒介上的延伸,更多是在创作经历与感受上的延伸。”

喻红在对谈现场,摄影及版权:YT

  喻红坦言,平面绘画局限性非常大,不能承载很多细节与内容,也没有时间性的发展。它只能通过象征性、暗示型才能让读者产生文学性。她的绘画还是想象中的一瞬间,不是真正在表达人具体在做什么。

喻红新作,摄影及版权:YT

  2017年,对于向京而言,也是一个重要的节点。她用一年的时间完成了自己的个人画册,同时在龙美术馆其个展上呈现了其过往25年的创作。

向京龙美术馆展览现场,摄影及版权:YT

  向京谈到,“命运恰好在此刻安排了一个工作小结,像人生节点一样,我特别认真地把画册做好,把展览做好,我希望把过去做得所有东西做一个相对深刻的反思和自我反省,以便于卸下自己曾经有的一些,把这些都放下。做这么多年,艺术之外的东西太多,真诚度已经非常可疑了。有没有可能重新去找到一个工作的可能和激情。如果没有我觉得over也行。”

向京龙美术馆展览现场,摄影及版权:YT

  在对谈中,两位艺术家在对于个体及媒介局限性的思考上,经历了几个问答的来回。

  喻红来问,向京在答。

  但这种思考,想必一定不是单向生发的。

  喻红向京提了一个问题,“你对工作中的质疑是什么?”

一问一答,不仅仅是一种单向的回应,喻红在对谈现场,摄影及版权:YT

  向京答道,“就是对个体局限性的质疑。--五年是在特别强大的绝望里度过的。‘s’系列也给我带来了前所未有的,一种真正意义上的放松,前面太较劲了。因为太无望了,所以我反而从中间获得能量。我毫无能力去控制,以前我太渴望控制了,我反而产生一种既定因素,只要行动就行了,熬过去就好了。这一批东西,做出来,记录了我毫无意义的挣扎,反而获得了我人生之中最积极的一次体验。‘s’是2016年做完的,2017年我一件雕塑都没做。这对我来说是非常崭新非常重要的体验。我希望今年我什么都不做。”

向京龙美术馆展览现场,摄影及版权:YT

  喻红追问道,“那什么都不做,做什么呢?”

  向京笑着回应道,“我先学会什么都不做吧。我是一个控制不住自己要做事的人。我在离开工作室的一刹那还在疯狂的修图呢。我控制不住工作的形态。”

向京龙美术馆展览现场,摄影及版权:YT

  对谈,或许终有散场。

  但喻红向京两位艺术家,关于创作的思考,却从未停止。

  做不做,如何做,唯以作品为答案。

  “个体与时代”年度系列对谈邀请四对艺术家和资深文化实践者,在2018年开始之际,描绘出个人记忆中的时代拐点,并以此回应到当下的复杂情境。

  这一系列对谈由YT新媒体和长征空间联合出品。

艺术家 喻红 图片提供:长征空间

  喻红

  喻红1966年出生于中国西安,80年代在北京的中央美术学院学习油画,1996年研究生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1988年至今,任教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喻红最初接受的是写实绘画技巧的训练,后又发展出其独具的视觉语言,喻红作品的主题核心一直是“人性”与人是如何在这个社会、世界成长和生存,透过画笔下的人物表述其投入于现实和社会的关注情怀和个人剖析。

向京 图片提供:向京工作室 摄影:范西

  向京

  1968年生于北京,1995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现工作、生活于北京。

  向京作品里透露出的不安感,是对于现代性下人性的迷雾和对于生存本身的不断确认——“内在性”是她所企图挖掘的生存真相。在“镜像”、“保持沉默”、“全裸”、“这个世界会好吗?”、“S”这五个系列里,向京一直在身份、心理情境、身体这些线索上进行思考。她的作品在世界各地广泛展出,并被重要机构及个人藏家收藏。

  YT CREATIVE MEDIA云图(YT),诞生于全新的视觉文化时代,是创新的艺术传媒机构。YT关注艺术、时尚、生活方式等领域,与全球1000位艺术领袖、灵感先锋、创意达人、视觉机构一起,创造着全新的视觉文化潮流,服务蓬勃发展的中国新文化艺术消费市场。

  “YT新媒体”是中国唯一一家服务主流用户的艺术内容媒体,我们通过YT原生平台(APP与网站)、以及超过十个图文及视频分发平台,分发优质艺术内容,在全网拥有100万精准用户,3亿访问量。作为艺术与公众的连接者,YT旗下创意营销机构ARTIC CONSULTING,以"艺术打造商业竞争力"的理念,服务政府、机构与商业品牌。

  坚持多元、先锋、不取悦的DNA,YT正和充满活力的用户一起,成为全球视觉文化探索者。

长征空间外景图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向京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