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向京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视频】【专访】向京:我绝对是一个不安者 我肯定不得安宁

2016-09-14 06:32:49 来源:雅昌艺术网专稿作者:张凯 王飞
A-A+

  

  “我是一个虚无恐惧者”

  “我是一个兴致勃勃的人性观察者”

  “我这辈子从来没有脑袋片刻空白过”

  “我绝对是一个不安者”

                                                                                   ——向京

  三年,五年?

  三年一个新作展是向京给自己定的“任务”,她说艺术家这个职业太自由,太容易自我放纵,她坚信没有无条件的自由,所以多半时候为了不给自己退路,向京会先把展览日期定下来,“到点儿交卷”,是一种属于她的莫名其妙的强迫症。但这次,向京让我们等了五年。

  

  《尽头(Ⅰ)》165×105×70CM  2000年

  

  《果儿(Ⅱ)》176×52×39CM  2005年

  2016年9月18日至10月22日,北京现代民生美术馆将举办雕塑家向京迄今为止最大的个人回顾展“唯不安者得安宁”,并发表新作“S”。提到这次展览,向京说可能是冥冥之中命运的一种安排。“因为明年年底我会在龙美术馆做一个很大的个展、一个回顾展,所以我本来想联系一个新作展的场地,但是上次民生美术馆的周馆长看到我工作室这么多作品时,他说你干嘛不把这个回顾展先提前到北京来做,反正将来也要巡到北京来,他的建议和邀请让这个回顾展提前了一年。当然是一种惊喜,我很高兴能有这么好的一个场馆,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但还是有点儿忐忑,因为我好像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去迎接一个所谓的对过往创作的一种回望,好像还不具备这种心态,也许说明自己还不是那么老,但是呢,我觉得有时候很多东西这种安排我不得不说有点儿像冥冥之中命运的安排。”

回顾展“唯不安者得安宁”+新作“S”展览海报

  

  《我们(Ⅰ)》175×50×70CM  2007年

  

  《凡人——三人结》330×140×260CM  2011年

  雕塑21年,要停下来吗?

  21年,向京没离开过雕塑,对于这份工作,她有过自我怀疑和自我否定,也和朋友们透漏过,做完这次之后可能暂时停下来,不做雕塑了。这个决定对她来说不是一个情绪,也不是一种撒娇,而是一个审慎、认真的思考,“我想这个展览之于我,多少带有一种仪式感,它是就像一步一个脚印,印证了我这二十一年来做了什么。”向京说。

  

  21年里,向京从“镜像”、“保持沉默”、“全裸”、到“这个世界会好吗?”,四个创作阶段,作品数量惊人,其中更不乏巨型之作。“最开始的时候你感觉你自己好像有很多很多的可能性,你觉得你自己能量非常巨大,我记得2005年在做《保持沉默》时候,我当时就感觉真的信心爆棚,我可以做很多东西,而且每个东西我都觉得那么新鲜,是别人没有做过的事情,我觉得不能叫自信,简直是一种自大,那个阶段很可惜,就是非常短暂,后面的大部分时间里其实我都是处在一种非常的自我怀疑的漫长过程里面,因为在所谓写实的雕塑范畴里面,真的是路很窄,非常困难,非常有限。”

  回望之前四个系列,有一条清晰的线索,向京的创作或者她自己本身感兴趣的主题多半是对于存在感知,就是人活着这个事情的不停地确认,反复地确认。

  

  《镜子里的女人——眼泪》102×45×35CM 2002

  

  《拿烟的处女》168×64×32CM  2005年

  

  《一百个人演奏你?还是一个人?》140×240×240CM  2007年

  

  《异境——白银代》205×590×290CM  2011年

  “S”

  新作“S”的命名也是一个巧合,沉潜五年的新系列,向京一直没有给它找到一个合适的名字,直到好友、也是本次北京民生美术馆大展的策展人朱朱的灵机一动,让他们一拍即合。“当时朱朱来看的时候,他马上脑子里冒出一个题目“S”,这个特别不是我的风格,我从来不会起这么暧昧的一个名字,你看我以前的《镜像》、《保持沉默》、《全裸》、《这个世界会好吗?》都是非常清晰的,有一个倾向性。这次当朱朱说“S”的时候我突然觉得特别棒,就是因为它这里面包含了形状,我这次创作里面有很多很多曲线,而这种曲线你也可以说他是一个延展的无尽向远处伸延的,其次“S”如果你要去从符号学上去解释它又有很多含义。你同时可以做一些拼词游戏,然后随便加上什么都可以变成其他的意思,所以我觉得有意思,我就完全接受了,我们几乎是一拍即合,他脱口而出,然后我马上同意。”

  

  向京新作“S”系列创作中

  

  新作《S》,185x44x59cm,2013-2016

  向京对人性的兴趣是持续的,喜欢讲述人性的各种各样的不可知的或者是不可触及的那些部分,所以新的系列仍然是在讲人性,但其中又结构了一个更困难的部分——关系,关系考验我们对自我的把控,同时也表现出一种不可靠,对于人性的怀疑,时时处处可能会渗透到我们的意识里面。

  

  新作创作中

  “我绝对是一个不安者”

  “惟不安者得安宁”是克尔凯郭尔在《恐惧与颤栗》一书中的话,当向京不经意地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她觉得这就是对她二十一年创作的总结。对向京来说不安像是一种宿命。“我感觉我所有的创作都是由于问题不停地去追逐,不是我追逐问题,是问题追我,在这样一种宿命里面我一直不停地把这个东西设法去呈现、去表达,其实我觉得艺术肯定不能真的解决问题,我们只能把这种问题归拢归拢来呈现,即便如此,我觉得已经很困难了。所以我觉得“惟不安者得安宁”它多少会显现出这样一种我一直创作的内心状况,我特别喜欢这个句子。”向京说。

  向京觉得当你是一个不安者的时候意味着你有很多要思虑的东西,不能以这个时代的那些所谓幸福观、快乐观去说服自己获得安宁,只要不停地思虑,必然不停地被问题追逐,也必然不得安宁,当然,一个如此不得安宁的人如果不思虑,他会更不安宁。“我想对我来说,如果问题没了,可能就是我创作的一种激情就没了,同样,我觉得对于我来说活的意义可能都没了。”

  “我肯定不得安宁”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向京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